第一香笔记-清-朱克柔

  第一香笔记  (清)吴郡朱克柔砚鱼 辑著

  ●自序

  芸生号万,造化本出无心;嗜好偏多,人情因之自扰。昔渊明采菊,徒见于诗;茂叔爱莲,姑存其说。非玩物之丧志,聊即事以寓言。仆未娴蓄牸养鱼,惟喜滋兰树蕙。将使堂堂白日消磨于玩物之中;何如习习清风领略于酸碱之外。爱栽小说,就正大方,分以八门,合成四卷,头颅如许。愧博物兮张华,草木何之;笑多情之崔护,仍蹈此君之癖,同呼石丈之巅。因思芍药娇憨,肉眼频看易动;牡丹富贵,世人甚爱宜多。藉此幽贞,傲其肥艳。当门莫剪,允为竞体之芳;入室如闻,洵作一时之秀。倘遇同心共赏,去莠无妨。其如青眼难逢,复瓿亦可。

  ●《第一香笔记》小引

  今春闲居杜门,手植蕙花数十蕊将舒,忽阴雨酿寒,迟我花信。因思调护既切,转多爬剔。爱玩之余,于是握不律以褚,生墨俟为媒,举凡见闻所及,忆记所周,条文缕晰之,越三月而裒然可观。又为之采辑旧闻,以类附入,名曰《第一香笔记》,脱稿不十日,而众花齐放矣,内开十品者一,次品者三,其余大率可观。回视向所植之盆兰,亦复擢如青葱随风宜笑,若为予志喜也。

  爰有二三同志过同扣曰:“子嗜花而得好花,必有道以处此,幸勿靳不予,愿明以教我焉。”强之至再,难以言蔽,不得已出示此记,曰:“是可略窥半面矣,若充类至尽,神而明之存乎其人。”客欣然袖之而去,惟觉日光融融、幽香满室,群花如解语然。

  嘉庆纪元岁在丙辰年,三月望前五日,砚鱼记。

  ●《第一香笔记》例言

  是记之作,兴到笔随,不及组织。若言花之品相而以文笔出之,转恐浮华、失实、且近迂腐。故记之字句,俱用唐宋说部体例,凡采集各书。偶载出处,不敢没前人之善,蹈剿袭之机也。前人论花,其说颇有异同,惟择其善者录之,去取之间,亦多苦心。

  此记本名《香祖小谱》,夫谱足以传世行远,方能副实,时篇不过一时游戏之作,且恐与世之不堪言谱而谱者混而同之,不免使花受屈,故易今名。

  记内除摘录前人外,其余编入者,俱系目见耳闻而有征,不参臆说亦不稍涉无稽。

  ●《第一香笔记》卷之一 花品本性

  一、花品:

  1、兰品:

  水仙素第一、荷花素第二、梅瓣素第三、水仙瓣第四、绿梅瓣第五、红梅瓣第六、团瓣素第七、超瓣素第八,以上八品俱须肩平为上。

  映腮 桃腮 荷花瓣 柳叶素 三角水仙(小花硬捧心) 蝶兰(又名叠兰) 双兰 品兰 四喜兰

  2、蕙品:

  白荷花 水仙 梅瓣 绿荷花 团瓣素 超素 赤壳荷花 阔超团瓣 柳叶素 柳叶水仙(短捧心起兜者) 狭超线条素虫兰(形如蜂蝶者)另列各品于后,以时尚次其先后。

  兰上品:

  柳梅(净绿) 汪氏梅(净绿) 萧山绿梅 萧山荷花素 常熟绿梅 常熟红梅

  蕙上品:

  万氏梅瓣(氏一作字) 大朱氏水仙 洪氏水仙 彩蟾梅瓣 李氏梅瓣 尤氏梅瓣 丰氏水仙 黄氏水仙 右(上)俱官种水仙,捧心软硬不一,花头极大,还有前方氏、后方氏、小朱氏、金氏虽系佳种。(属于次品)

  蕙素上品:

  萧山荷花大素 常熟大白过江素(一作红) 江上大荷花雪素(花大如杯,舌圆如荷苞,真极品也。) 陆氏大超素张氏金荷(色如黄金) 金氏大荷花瓣

  以上兰蕙共计二十品,其形色难以言述,兹先举其目,俟续刻内补绘花,详加注释,庶览者可按图索骥也。凡兰之两旁大瓣,须平如“一”字,俗称之谓“一字肩”,有初开平肩,开久渐落者,谓之开落,有初开平如一字肩,开久转向上者,谓之飞肩,瓣花得此最为名贵。

  水仙瓣须厚大,瓣洁净无筋,肩、舌大而圆,捧心如蚕蛾,如豆荚,花脚细而高,钩刺全,封边清,白头重,乃为上品。兰叶铁线者,多出水仙瓣。

  荷花瓣厚而有兜,捧心圆,收根细,为真荷花瓣,否则虽花瓣甚阔,不可混名。真超瓣瓣厚兜深,收根紧细,形如超也。(超一作勺)

  梅瓣如梅,团瓣不尖,荷花先论收根,瓣厚为贵,水仙专看捧心白头为正,凡舌大者,复花不走。荷包舌,刘海舌,复胜于新。

  映腮不一,有舌根黄光一线者,有淡红光一线者,舌色纯白,可以乱素。

  桃腮有舌根淡红者,有深红者,有紫色者,舌亦纯白。刺毛素舌上有细点如毫末,或黑或黄或绿,细看方见。蕙花之关系,全在转花柁后,放瓣前,无外相者,有好花,真出人意表也。

  有花窄开,瓣甚狭,逐渐放阔,开至三日始足,转初开阔至二三倍者,惟荷花有此开品。

  有蕊如桂花大,已出大壳,在小壳内开者,即开者,渐渐透壳,渐渐放大者,名佛手水仙。

  蕙花捧心短而有兜,不论外三瓣阔狭,即名“水仙”,小衣壳花瓣尖,俱有倒钩,大瓣有封边,捧心白头,如观音兜,外瓣短阔如水仙者,为真水仙。

  兰品高者,每盆一二十花,朵朵迎面而开,谓之同心,出于自然者为上,若花欲透壳时,三面遮蔽,留一面向阳,亦能迎面,但须花脚高者,方能,如蕙之转柁,否则人工莫施也。

  兰之入品者,花无指摘,叶宜品题,短叶在花底者为上,细叶次之,若长阔叶,则到根处,必须紧细,方有随风婀娜之妙,美人芳草,言其情也。

  花脚宜长,出土五六寸者为上,亭亭挺秀,想见不与众草为伍之意。

  “蜂采百花,俱置股间,惟兰则拱背入房,以献于王,物亦知兰之贵也,如此”。见《群芳谱》

  于若瀛云:“一茎一花者曰兰,宜兴山中特多,南京杭州俱有,虽不足贵,香自可爱,宜多种盆中,今日绝重建兰,却只是蕙,余见古人画兰殊不尔,虎丘戈生曾种一本,叶稀而长,稍粗于兴兰,出数蕊,正春初开花,特大于常兰,香亦倍之,经月不凋,酷似马远所画。戈生云:“得之他方,今尚活,花时当广求此种,以备春兰之极品。凡兰紫梗青花者上品,青梗青花者次之,紫梗紫花者又次之,余不入品。”(见花史指建兰而说)

  常熟有万氏水仙,由万姓始种者,大花瓣阔而微长,捧心如鸡豆壳之半,花色带黄,“白绿壳,此兴兰之高品也。

  兰品高于蕙,而人之视兰,若不经意,于蕙独奔走恐后者,由佳种之不易得,或夸目力,或执己见,彼此揣度,议论长短,究之空言无补耳,兰之入品者,亦不易得,使培养如法,花能不断,不比蕙之难于发箭也,故树蕙不若滋兰,择兰之入品者或次品者,尽心养之,种五六年之久,使其茂盛而美,每盆十余花,或数十花,和风习习,满座生香,不亦赏心乐事也,予于陆墓陈氏,见素心花数种,内荷花素一盆,花发三十余箭,真神品也,故论及之。

  花有开品,放瓣愈迟愈妙,若蕙花如此开法,其花必好。

  花梗挺直,排铃时短簪横挺,隔一二日后,方始转柁向上者,亦是妙品。

  昔人论书画,分神、妙、能三品,窃谓兰蕙之品不一,亦可以此概之,至于蝶兰、三瓣兰、元宝兰,以及蕙花之有虫形及金色、朱色之类,并可以逸品、异品称之。

  前于若瀛见戈生之兰,即建花中所谓弱脚是也,彼云入腊方开,此云正春初方开,系同时而略有先后耳,可见前人爱玩不专,致今考核失实,使后人心目中,别有异于常兰者在,窃恐于苏杭间,虽广求之,未能得也。

  双兰、品字、四喜等品,必须箭箭如此,方为可贵,若偶发一箭,因得山之旺气而然,不能复出。

  水仙取钩刺者,由水仙花瓣上倒钩故也,故于铁线叶外,有叶稍圆而不尖者(有作尖长),亦开水仙,由其叶类水仙故也,造物滋生,其理莫解,或由气化所感,故能相有欤,此外,如荷花瓣、梅瓣,必得兜,收厚兼全,方能入品。

  超瓣、柳叶、线条,花之下者也;惟素心取之,然亦分好丑,以阔厚者胜。

  或问花何取肩平,曰:此即品也,肩落,则逼拶欹斜,肩平,则妥贴排募。(募音傲,矫健貌)

  蕙有金丝水仙,花色黄,而瓣厚有棱。

  或谓兰蕙取其芳香耳,何必漫立名目,多此扰扰,是真不可言矣。夫物以罕有而见珍,亦以难得而可贵,试思俦人中有出类拔萃者,能不奉为圣人贤人耶。

  今之所谓荷花,不过阔超瓣、大团瓣耳,人情溺于所好,故盛称之,何必深辨,至于品有一定,明眼人自能不为所惑。

  蕙素以外三瓣捧心舌头纯白如水晶者为上,外三瓣捧心色白,舌白而不亮,或起绿沙胎者次之,外三瓣捧心绿色,舌白而有沙者,又次之,外三瓣捧心带黄色,舌起绿沙胎者又次之,若内外五瓣并舌俱带黄色者为下品。

  蕙花中以官种水仙为贵,花头极大则肩平,较之寻常水仙,迥然不同,凡白捧心上起油灰,兼有深兜;花大如杯者,即为官种水仙,梅瓣荷花亦有官种,惟花特大于常品,瓣厚而不落肩,所以可贵。

  蕙茎挺直,蕊如螺旋,如宝塔下大而上小,四面迎人者,为最上之品,有先从顶花开放者,谓之“毙放”亦作癃放,亦属佳品,若朝光向日者,非所贵也。

  余友黄花奴云:“水仙梅瓣之重官种者,譬诸书画中颜柳荆关,气浑力厚,自具一种沉雄之概,若寻常水仙梅瓣,谓之行瓣,花小而怯薄,如文董唐仇,非不可观,相形见绌矣”。又云“有金兰如赤金,舌如朱砂,为蕙中之贵品,数十年偶然一出,目所仅见,存之以待将来核定”。

  梅瓣瓣尖缩入,惟外瓣兜不能深,与上品水仙不分高下也。

  水仙有捧心合并一块,俗名“连肩搭背者”,非上品也。有舌在捧心内不舒吐者,谓之“吊舌”。有偏在一边者,谓之“歪舌”。有舒而不卷者,谓之“拖舌”。有舌(中)尖有缺如,分为两者名“火义舌”。俱花之病。

  蕙花舌有远望如素,近则隐约现粉红色者,名曰“澹舌”。

  二、本性:

  蕙性喜阳,须得上半日三时之晒,若冷天久晒亦可,至兰则朝暾一二时足矣,俱须安放在透风处安放,其盆不能移动,遇夏秋烈日,宜用木架搭棚,以芦帘覆之,日过即撤去,如遇淫雨,以篾蓬遮蔽,雨过即撤去,总须干湿得宜,适花之性,则根叶自然繁茂,花亦不断矣,栽蕙盆宜大,使根叶舒展,且易得土气。

  一云:凡栽兰蕙,须盆与花称,因性喜润而不喜湿,如盆大,恐雨后不能沥水,数日难干也,须俟根叶逐渐长多,逐年换盆。

  新花种一月后,方得土气,叶之黄者可以转绿,蕙花得气,则老叶缩尽,子叶渐长。

  凡兰蕙子叶,正在丛生之际,不可翻种,或分种,恐泄气也,老根出土处,如小蒜头,谓之龙头,有龙头方可分种,一名芦头。

  出山初种者为新花,盆中久植者为服花,又名复花,兰复不如新,蕙服胜于新;凡瘦山之花,养护得宜,俱复胜于新。

  大抵兰喜阴,蕙喜阳,然亦须探讨花之本性,或系阴山所出,不宜骤晒,或系阳山所出,不宜频雨,瘦山骤肥则损,肥山久瘦亦损,违其性难遂其生,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蕙花种地宜南向,庭中西偏,或假山,或花荫坛上,方能繁茂,严寒仍用稻草盖之,以护其叶,若无蝼蚁伤根,经数十年愈茂,每花可得数十箭,然惟赤壳超瓣能之,太肥亦不花,太瘦亦不花。

  建花畏冷畏寒,冬末春初,尤畏春风,更畏雪畏湿,凡种新花,其根水浸既久,不可骤然着土,宜剪去腐断根,剔沙石茅竹诸根,置于新瓦之上,使水气吸尽,方可入盆栽种。

  凡兰蕙生于某处,即以某处之土种之最妙(今已作笑谈也),或云虞山子游泥与福山海口近,恐被海风吹土,性寒味咸,未必尽善也。

  淮南子曰:男子树兰,美而不芳,说者以为兰近女类,故男子树之不芳,盖草木之性,兰宜女子。(花史)

  花开若枝上蕊多,留其壮大者,去其瘦小者,若留开尽,则夺来#p#分页标题#e#年花信,其性畏寒暑,尤畏尘埃,叶上若有尘埃,当即涤去。(群芳谱)

  九月花干处用水浇灌,湿则不必浇,十月至正月,不浇不妨,最怕霜雪,更怕春雪,一点着叶,一叶就萎,用篾篓遮护,安顿在朝阳日照处,南窗檐下,须二三日一番旋转,取其日晒均匀,则四面皆花。

  蕙叶柔细,生幽谷竹林中宿根处,移植腻土多不活,即活亦不能多开花,其茎叶肥大而翠劲可爱者,率来自闽广移来也,非草兰比。

  刘梦得诗:“光华童子佩,柔软美人心”。苏子瞻诗:“春兰如美人,不采羞自献”。二诗不犹见兰之品,更能识兰之性矣。

  兰为王者香,香之祖也,蕙如君子,谓有德惠者也,故士大夫多好之,至于市井之徒,每遇春花夏花出山,藉以取利,村南巷北,累百盈千,穷谷深山,贩佣腐集,顿使幽芳奕奕,翻成逐臭之场,可谓众花发一浩叹也,然使爬罗抉剔,不有若辈,又乌从而至于士大夫之前哉,物聚于所好,抑性所然欤,嗜好家不夺于李唐来之所爱,犹能注意于此,亦可谓贤乎已。

  花性肥瘦,惟视子叶之盛衰,肥则萎烂,瘦则嬴弱,与其过于肥而萎烂,毋宁失之瘦而羸弱,尚可滋养以复其初也。

  花镜谓苟得其性,万无不生之木,不艳之花,惟在分其燥湿高下,寒暖肥瘠之宜,此指大概而言,不知众花,各有性,即一花亦有性,所谓性者,其要不外于燥湿肥瘠四字,新花畏风,复花喜风,新花恶日,复花宜日,此先后之间,性之相反者也,夏秋不可干,春冬不可湿,天寒宜曝,日烈宜阴,此四时之中,性之相反者也,或云:蕙喜向阳,初种之泥,须日中久曝,极干上盆,入土后其箭可以顿长,此亦喜阳之一证也。

  种花之道,亦有过则失中者,每见人以蕙性喜燥一语,以为当盆土燥烈后,亦不即施浇灌,以致子叶焦枯,老叶黄落,则根液已涸,后虽燥湿得宜,花已受病矣,凡素花不喜肥,肥则无花,人不能识其性,反咎花之难发,此则不亦谬乎。

  续博物志谓:桔柚凋于北徙,石榴郁于东移,花木之性然也,植兰者焉可不知。

  蕙蕊长时,花头作弯弓状者,将弯处向阳(一作隅),以背阳光,则干舒直,如再向外者,仍如前,将盆旋转;花舌为本,花瓣为末,故舌大者复花好,由本正而末无不治。

  人以海虞(即常熟)养兰得法,每争趋之,此真贵耳而未目者,余曾亲至其地访之,其实平淡无奇,用本山泥,每年翻种一次,已采入本书,培养门内,此外不过调其燥湿,谨其盖藏,别无奥妙,因知性即理也,其理一而已矣。

  ●《第一香笔记》卷之二 外相培养

  江南兰,只在春芳,荆楚及闽中者,秋后再芳,故有春兰、夏兰、秋兰、素兰、石兰、竹兰、凤尾兰、玉梗兰;春兰花在叶下,素兰花在叶上,至其绿叶紫茎,则如今所见,大抵林愈深而茎(一作花)愈紫耳(见群芳谱)。

  蕙花大抵如兰花,亦春开,兰先而蕙继之,皆朵荑其端作花,兰一荑一花,蕙一荑五六花,香次于兰,大抵山林中一兰而十蕙。

  黄太史诗:“风光转蕙泛崇兰”。《离骚》言:兰九畹,蕙百亩,以是短楚人轻蕙而贵兰也。(见花史)

  蕙虽不及兰,胜于余芳远矣,楚词又有兰阁蕙楼,盖芝草干抄敷花有阁之象,而蕙亦以枝干杪重重累积有楼之象云。(见群芳谱)

  相蕙十则

  叶阔梗粗,花开欹侧,纠纠庸夫,胸无点墨。(阔谓阔而不厚,粗谓粗而不圆,欹侧谓拗捩。)

  茎细叶厚,神完气足,正士论人,内美敛束。(厚谓厚而阔如此者,可望好花。)

  叶厚棱角,蕊生圆正,道义自肥,不失其性。(凡相花者不可执其意见,宜以大势观之。)

  飘飘欲仙,气象万千,伯乐相马,以神寄焉。(素花当作如是观。)

  树蕙百亩,虽多勿弃,欲拔其尤,惟聚于类。(蕙无外相,惟在多中择取,方能开出好花。)

  相士固难,看花亦然。毋忽于近,舍旃舍旃。(不可以其无外相而忽之。)

  濯濯芳姿,不假外眩,庸人自扰,谁识其面。(此言识者不易。)

  外观有耀,若奔厥角,接其倾吐,爽然眸吒。(凡种花者昏然。)

  一干一花,幽芳绝俗,蕙亦称兰,不辨菽麦。(称蕙不可以加一兰字,今俗多称兰蕙非也。)

  一干数花,蕙言为汇,不列花经,惟兰可贵。(蕙花六经无出而称蕙,必先兰。)

  衣壳

  兰壳贵薄,蕙壳贵厚,总须细腻为主。

  壳色润泽而光明,谓之有水色。

  蕙壳须紧包而润厚,俗名元宝衣壳,象形也。

  壳尖起兜起棱者,花瓣必厚。

  小衣壳亦须阔厚而大,不起尖者,可开水仙。

  小衣壳有深细绉纹者,花瓣开后能放阔。

  一云,花瓣上有细绉纹者,花开必厚而阔。

  壳色

  1、兰壳

  兰素心者软绿壳(出净素)白壳、硬绿壳、绿脱壳(壳尖有彩色者)、赤壳。(以上俱能出素花,惟以软绿壳居多。)

  2、蕙壳

  蕙出素花亦不论壳色,惟深绿者居多。

  深绿壳、淡绿壳、白壳、竹叶青、竹根青、荷花色、赤壳、深紫小壳、大银红壳、白赤壳、绿赤壳、淡青壳、赤转绿壳、粉青、白转绿壳。

  花色(指外三瓣)

  深绿瓣、淡绿瓣、淡黄瓣、玉瓣(白如银者)、蜡瓣(黄如蜡者)、有如金色者、有如朱砂红者。(以上二种未见,姑存之以参考。)

  捧心(指内二瓣)

  捧心以软者为上。(俗名观音兜,鸡豆壳象形也。)

  舌

  以圆大者为上,蕙花舌须沙绿底版,舌上沙厚而亮,舌须阔大,厚而不长卷者良。

  叶

  叶须阔厚起沟到梢,叶尖转阔有兜者为上。叶色宜翠而有神;铁线叶细而沟到尖,叶厚。索索有声者佳,叶厚而软者,亦出好花(叶如),蕙叶出山,即短阔者,花亦如之。

  根

  根须白色,谓之出山根,粗细须与叶称,根白者俗谓“玉根”。根黑者,窖花也,隔年取置窖中,交春装篓卖之,亦有好花,惜乎此根最难复尔。

  花梗

  花干亦名花梗,又名茎,细则花好而有态度;蕙梗稍粗不妨,若太粗则无好花,瓣虽阔而必定薄。

  凡有外相者,如衣壳极佳,根叶并美之类,至开花变坏者极多,不变者十不居一。

  无外相而花开出色者,百不居一,其出色者胜于寻常,如人不可以貌取,亦衣锦尚纲之意也。

  有新花不佳,复出远胜者,由捧心好,舌头大故也,花蕊以短而圆绽为上。

  平顶者所开不过超瓣耳,若荷花则蕊头圆正、瓣尖之内折叠二三层,逐渐开放。

  凡细花不多,每箭不过五六朵,多至八九朵,若团瓣及小花头,亦有十四五朵者。

  花蕊初出土,有尖细硬壳对抱者,谓之鸡嘴,逐层总包细蕊者,谓之大衣壳,鳞次含盖细蕊者,谓之小衣壳,细蕊渐透,谓之出壳。

  蕙干挺足,花蕊离干,累累如贯珠者,谓之排铃;短干横出,花心向外,谓之转柁,干上细茎,谓之簪,又谓短脚,簪底一点如露,谓之膏,亦谓明露,大瓣交搭,下露舌根,两旁露捧心处,谓之凤眼,花背边瓣,谓之上搭,花胸边瓣,谓之下搭,上搭深则花瓣必阔而有兜,且开不落肩,亦名前后搭。大瓣谓之外三瓣,小瓣谓之捧心,捧心中间,谓之鼻,鼻下谓之舌。

  花须迎面,朵朵俱向阳生向上者为妙,凡入品之花俱如此。

  蕙花旁瓣包正瓣,兰花正瓣包旁瓣,此大概也,若能反是则开好花。

  花瓣厚则有神,花色嫩则有态,凡复花必须爱护其叶,叶好则花之精采益见。

  大概兰蕙花瓣俱须短阔,兰之花头略小不妨,蕙则必须肥大,方有拔俗超群之意,兰蕙叶复出者,叶较短,至数年后培养得法,雄壮如旧,谓之还山叶。

  蕙花长阔叶,发箭宜高,方能相称,其茎更要挺直,总须以花镇叶,不可以叶凌花。

  兰如绰约好女,静秀宜人,蕙如端庄少年,束带立朝,兰以幽胜,有雅人名士之风,蕙以其名,得蹀躞豪华之概。

  蕙无映腮、桃腮二种,惟刺毛素有之,舌无红点,带黄绿色。

  蕙花小壳尖起细钩者,亦开水仙。

  壳色有竹叶青,绿带青色是也。竹根青,绿带黄色是也。

  或云蕙花不论肩侧,试看花开肩落,有何意味,故凡有品之花,无不两肩倜傥。

  市花者逢花开拗捩,用手屈之,使花瓣熨贴,谓之动手。若出色花,舒放自如,不假矫揉,至于瓣薄者,虽加屈抑,曾不须臾故态复出,故花须瓣厚为贵。

  刺毛素复出,间有净者,亦有素花复出映腮者,故新花不足为凭,必俟复出方准。

  建花谱云:“干虽高而实瘦,叶虽劲而实柔,两语得其三昧”。所云精于鉴赏者矣,推之兰蕙,亦复如是,花有神,以静而存,花有态,惟和为贵,花有气象磊落,峥嵘是尚,此得之相外者也。

  山塘朱公盛,开设花行数十年,伊子观光冠群昆季,能世其业,辨论花之容质,颇能委曲详明,见闻熟习,可云,善别花相者矣。

  培养

  艺花之法,全在培养得宜,今旁搜博采,其说纷纭,惟愿惜花人以活法参之(灵活运用),随时珍爱,庶不致令好花失所耳。

  栽种须用干细子游泥,根与盆口平,上盖细泥,高出盆口二三寸(可能“分”误),取其沥水,栽时须将根下泥,细细筑实,不可使有空隙处,如一根不着泥,日久即蒸烂,余根受伤,又不可任意屈伸,致根气郁竭不舒。

  栽时剪去烂根,净存活根,长者并去其半,用清水冼净根上沙泥,俟根上水迹干透,然后入盆,则土气易得,新根易生,翻种时亦然,盆底用囫囵新瓦,敲如盆底大小,下衬碎瓦一二层,如花瘦,瓦上先铺粗块酒坛泥寸许,但须隔年陈久者佳;一云肥田内翻种之泥亦可,种后略停片刻,使根与干泥胶黏,然后印水。

  初次印水,须从盆面轻轻洒匀,逐渐印下,约上半盆湿透为度,再隔半时,再印数次,则全盆俱受矣。有将盆置水中,俟盆面泥湿,然后取出者,恐太湿伤根,非良法也。

  凡新花初上盆,印水已透,用栈条圈之,上覆草盖,至六七日,天暖时无风,方可取出,如遇大风及天冷,宜常圈盖,否则衣壳干枯,花必悭缩。

  蕙喜干燥而向阳,兰喜干润而向阴,故浇灌时须视盆面土已燥裂,方可沿盆徐徐浇水,如大盆碗许,小盆一小盏足矣。

  自交九月下旬,须渐移向屋内,十月下旬,不可印水,如燥极,略润水气,交立春后,方浇水少许,正月后,亦须渐渐向外移,如正月天气寒冷仍置室内,盛放不可出露,若二月下旬天气晴和,间一二日出露,且可使受新露新雨,新花如此,复花亦然。

  九月十月宜移向阳处,频晒之,正二月间亦然,夜置屋内,严寒紧闭花房,不可透风。

  人谓花在山中,焉能如此,因有任其日晒雨淋(一作露),不加培植,致数年无花,叶渐凋败者,不知花之在山在盆,如人有膏梁藜藿之不同,试思藜藿之人,何曾摄养,若令膏梁而作藜藿之事,鲜有不致困惫者矣。

  常熟(如其)法,每年用子游泥翻种,不须下肥,若不能如其法,有花叶无神,不能透发者,须用肥土法,其法不一,或用豆荚壳水,或用百草汁,或用鸡毛水,或用鹿粪浸水,俱须于六七月内,盆土干透时,约有阵雨将至,用肥水满盆浇灌,候大雨淋濯透足,如阵雨不透,须用喷筒将积久雨水灌透,使肥气向下,方无壅滞伤根之患。

  或云:夏秋将河水浇灌,可以代肥土(一作水)法,前所用之肥水,豆荚味涩,百草味酸,鸡毛气腥,恐引虫蚁,鹿粪即百草之意,用之亦不甚发,惟鸡毛须隔年冬月浸至五六月,清澈绝无腥气,方可用水灌之。

  摩诘种兰蕙,用黄磁斗,养以绮石,夫砂盆固佳,若用石恐压遏其根,必须大盆,先将石叠好,然后加土栽种,布置疏密,高下得势,足供清赏。

  奥兰,即蕙草也,又名九节兰,其叶长杭兰大半,种之得宜,来年愈盛,拣大颗得气者,将根冼净,剪去一半,盆下细砂,上用松土,无不花者。(花史)

  栽兰用泥,不拘大要,先于梅雨后取沟内肥泥,晒干筛细备用,或取山上有火烧处,水衔浮泥,寻蕨菜待枯,以前泥薄覆草上,再铺草,再加泥,如此三四层,以火烧之,浇入粪,干则再加再烧数次,待干后取用。(群芳谱)

  一云:将山土用水和匀,搏茶瓯大猛火煅红,火煅者,恐蚁蚓伤根也,锤碎拌鸡粪待用,如此蓄土,何患花之不茂。(群芳谱,俱指建兰)

  杭兰,惟杭城有之,花如建兰,香甚,一枝一花,叶较建兰稍阔,有紫花黄心,色若胭脂,有白花紫(一作黄)心,白若羊脂,花甚可爱。取大本,根内无竹钉者,取横山黄土,拣去石块种之,见天不见日,浇以羊鹿粪水,花叶茂盛,鸡毛鹅毛水亦可,若浇灌得宜,来年花发,其香胜新栽者远甚。

  一说用水浮炭种之,上盖青苔,花茂,频洒水,花香。(见群芳谱)

  新兰于正月内上盆,培养得法,立夏后子叶即可出土。

  虞山子游泥,其土松润,故兰蕙宜之,然取其浮面二三寸草根所著之土,方有肥气,若深至五六寸尺许者,不堪用也。其色紫黑,筛去沙石,每年翻种一次,总能有花,但要临时取用,方得地气,久则土膏干竭,不能有力。

  兰于春分后翻种,蕙于春前翻种,自然长茂,不必下肥。

  海虞种花家因此居奇,养花易发,别无秘妙,至其分爱(卖)与人,则用粪浸其根,或临时用粪水浇之,使花受病,当时不见其害,至一年后,无不萎绝,缘细花不肯传种,亦由心术之坏也。

  凡兰蕙复蕊出土,用箬叶作圈,随蕊之长短罩之,亦常熟法云防护衣壳,不使稍有损坏,罩之且避鼠伤。

  嘉兴养花于空地上,用浮土一二尺许,土之厚薄,视盆之大小,下衬新瓦四张,俟花落后,将盆埋入,土与口平,夏秋用芦帘以御烈日暴雨,交冬不印水,周围用砖逐渐砌,高,天冷封顶,严寒用干土将四围顶上拥过,踏结作一大土堆,上仍覆盖,不令着雨雪,交春则渐去土砖,既得地气,又不冰冻,且花叶鲜嫩,无纤毫伤坏,但每年须用此法,方能长茂,若忽照常法养之,不但不发花,且易萎败。

  一说埋盆不用浮土,平地将盆埋入,四旁开沟泻水,不使壅积亦可。

  蕙花早种,则不发箭,被风被冷亦然,花市俗谈,谓之“不来”(指落山花)。

  或云新花初种,盆泥须湿,如太干,恐花梗瘦缩,蕊多不放。

  栽时根不宜深,亦不宜露,大致兰根上浮土一二分,蕙根上浮土四五分足矣。

  一云:新花初种,盆泥须结,俟花落后,另用干泥翻种,则须松矣。

  本年子叶丛生,明年不能有花,反之,明年则花必茂;有五六年无花,叶亦不甚发者,翻盆则茂;太肥不花者,子叶壮盛;太瘦不花者,子叶细弱,俱须翻盆翻种后,要肥者瘦之,瘦者肥之,无不花矣。

  栽种之泥,必须干燥,栽兰者,须阴干后筛去粗块,栽蕙者,晒亦不妨,筛出之粗泥石块,即可置于盆底,至于分栽建兰,又须久晒,如附录内所载,可取。若凡兰有花瓣不净者,其法用箬作团,将蕊围绕,旋以细干泥糁入,俟花蕊渐长,泥亦逐渐加高,至花将放时,然后去之,则花瓣之筋可灭,此系得之耳食,果否未曾试也;建花畏蚁畏蚓,为伤根也,兰蕙亦足为害,并宜设法除去之。

  凡用情于人者,人无不感而情动,至花亦然,使浇灌得宜,久而弗懈,则以生以长,日就蓬勃,惟恐用情过当,或有始鲜终,则人实为之,花亦索然意尽矣。

  春布和风,夏施时雨,秋滋湛露,冬被阳曦,天之培养也;朝注清泉,暮除莠草,热加荫蔽,寒谨盖藏,人之培养也,右宜近林,左宜近野,前迎南向,后障北吹,地之培养也。

  一云:新花本年不用施肥,灌以雨水,夏秋间用河水浇之,足矣,倘所发子叶瘦削,次年二三月方可浇肥。

  细花不发箭,由肥气胜于土气,若不浇肥,总能有花。

  海虞有以花为业者,舍其耕耨,专事花丛,每逢佳种,不惜厚值购求,培栽辛勤,性命依之,一俟花叶繁多,即以分卖,往往价增十倍,故有田连阡陌,不如好花多得之说,可见人心不古,舍本逐末,巧于取利如此。

  浇灌有时,夏秋必於黎明,使盆土湿透,约水气得周一耋夜为度,春用六七分水气(冬用三分水气,此燥极方可干而移带润,惟冬日含宜)宜干带润,若燥极止须以三分水气,于沿浇之。

  种须松土,取其沥湿,且根气舒展,新叶易生,腻土栽之,往往不发。

  一云:取山黄泥烧透,磨细如粉,同砻糠灰和匀,种素花最妙,夏用豆汁浇之,又与建兰同法矣。

  花历云:“凡栽花,宜用六仪,母仓满收成开,及甲子、己卯、戊寅、己丑、辛卯、戊戌、己亥、庚子、丁未、戊申、壬子、戊午等日,忌用死熏,乙日、建日、破日、火日,并谨遵宪书,不宜栽种之日,栽兰蕙者不可不知”。

  凡盆花根盛者花衰,若兰蕙有长根直下者,发花亦少,宜翻盆剪去离叶根三四寸,匀铺栗炭屑一层,然后种之,其根繁而不长,花亦能茂。

  或云:栽时花根入土深者,则根长而不花,及犯忌应忌之日,亦不发箭,俱须择吉日翻种。

  叶绿而黝者,伤于肥湿,叶黄而黯者,伤于干瘦,惟色翠而有神,光华润泽,无一叶少损,由培植之功到也。

  予友花奴子黄友嗜花有癖,家植名品甚多,赏鉴特真,兹先登其辨论数条,其余当采入续编,以补记中缺略云,细花浇肥,常熟用粪,先须夜露月余,然后可用,宜以春秋二分前后,候泥极干,从盆旁浇下,不可使着叶根,随即如法,淋濯透足,下后须半月,不令日晒,否则萎烂,此外用肥各法,随人活变,不可执一而论。

  ●《第一香笔记》卷之三 防护杂说

  严寒滴水成冰,花一受冻,则根成空壳,子叶新蕊,俱即萎脱,断无复生之理,藏窖中,则不受伤,如无花窖,藏花房中,须用砻糠埋盆在内,盆上砻糠高起寸余,上以草囤罩之,沿窗冷气,再用火炉御之,不可透风,或用大柴囤,置盆于内,草盖盖紧,四周厚拥稻草,仍须温火烘之,总不可使根受冰冻,叶受风也。

  凡冬三月,天将作冷作冻以前,最要留心,不可稍有懈玩。

  《群芳谱》,言兰有四戒,春不出、夏不日、秋不干、冬不湿,颇能得其大意。

  春避风雨,夏避酷日,秋避燥烈,冬避冻结,无论兰蕙,皆宜如此。

  久雨不可骤晒,烈日不宜暴雨。

  盆面生草,宜随时去之,长大生根深,恐拔肥气,细苔少留亦可。

  春二三月无霜雪时,放盆在露天,四面皆浇水,浇用雨水、河水、皮屑水、鱼腥水、鸡毛水、浴汤、夏用皂角水、豆汁水、秋用炉灰清水、最忌井水,须四面匀浇,勿得洒下,致令叶黄,黄则清茶涤之,日晒.不妨,逢十分大雨,恐堕其叶,用小绳束起,如连雨三五日,须移避雨通风处,四至八月,须用疏密得所竹帘遮护,容见日色,通风。(群芳谱)

  梅天忽逢大雨,须移盆向背日处,若雨过即晒,盆内水热,则荡(烫)叶伤根。(群芳谱)

  冬作草囤,比兰高二三寸,上编草盖,寒时将兰安顿在中,覆一盖,十余日得河水微浇一次,待春分后去囤,只在屋内,勿见风,如上有枯叶剪去,待大暖方可出外见风,春寒时亦要进屋,常以鲜鱼血水,并积雨水或皮屑浸水,苦茶灌之。(群芳谱,主建兰说)

  瓯兰种宜黄泥沙土,用羊鹿粪和水浇之,若遇暑月,须每早浇以冷茶,常移盆四面晒,则四面有花,冬月当藏暖处,经霜雪,恐冻伤其蕊,然较建兰入窖,则不必矣,凡花开久香尽,即当连茎剪去,勿令结子,恐耗气夺力,则来年花不繁矣。(花镜)

  二月分栽瓯,八月整顿建兰,整顿谓换盆分栽也,九月霜降后,即宜渐移向暖窖中矣。(花镜)

  叶上生黑点,谓之虱,建兰生白点,亦有生细虱者,若兰蕙只生黑点,一由干湿不调,一由院小墙高,侵受回风,一由根有虫蚀,急须翻盆,移放别处。

  若久旱不雨,叶上积有尘沙,则色不鲜泽,久则坏叶,宜用花筒灌之,或含水喷之,以净为度。

  春初游蜂酿蜜,必采兰鼻上珠,以作蜜,兰被采去,如人无目,且易憔悴,故花之用罩,真同天造地设。兰蕙有罩,如人端居华屋,精采焕发,用湘妃竹,香楠木为上,鹩鸿木,水黄杨次之,紫檀、红木未免烟火气,四面隔护之纱,宜用轻绡,顶重漆纱足矣。

  罩内置盆宜高,盆口离桌面,高二尺许,罩须三尺五六寸高,方觉轩昂有势。

  或云,花之桌,宜较常桌高一尺,罩内小架七八寸,如此则罩宜照常,不必太高。

  盆用各色各式砂盆,罩内小架,上用砖压定,然后置盆其上,砖须细结,或方或圆,或六角或八角,俱定烧,大小与盆相称,方合款式。

  罩须有一扇活动开关门,罩顶另上,裹面以白纸拓之,兰每罩可容二三盆,蕙则一盆一罩。

  建兰茎叶肥大翠劲可爱,其叶犹阔,若非原盆必用山土栽之,取脚缸盛水,中间安顿,恐根甜,蚁伤也,水须一日一换,若起水皮,则蚁可渡。

  忽然叶生白点,谓之兰虱,鱼腥水或煮蚌汤,频洒之,即灭去,夏月用酱豆汁浇之,则花茂。(花史)

  予得素花,捧心倍阔于外瓣,叶细而色微黄,此瘦山之花,不得气,如人之羸弱也,复出,果数倍于前;又素花捧心,如鸡豆壳,花色甚嫩,外瓣润而兜,肩平一字,叶厚而短润,近土处紧细殊常,最为出色,见者以白水仙名之,以上二种系甲寅新花,俱于丙寅(应为丙辰年,时在一七九六年)正月,因交立春,略为印水,骤遭严寒,受冻而萎,一时不及防护,悔之何及,志此以j爱花者。

  凡花之高品不易得,得之而不加以防护,顿使葬玉埋香,可胜惋惜,笔记之作,半由于此,以之自儆,亦以儆人,惟愿爱花者,久而弗渝,有厚幸焉。

  新花不宜见日,宜见雨,若种久,因天冷不发,将花蕊遮蔽于日中,略照半时,候盆土微有暖气即止,如花已放瓣,切不可晒,倘近日光,必致枯槁。

  凡细花虽爱养如法,不能每年发箭,惟得旧叶青翠,新叶频生,虽数年无花,久必有蕊,若因其不花而委弃之,是无恒心,而以成败之论,乌足与言种花之道哉。蕙花叶长而下坠者,上盆居宜作细篾圈,如盆口大,旁用细竿架起,随叶之高下承之,庶不为风雨摧折,或用细铜丝亦可,所谓插引叶之架是也。

  春夏秋三时,俱置庭中,如遇雨雹,急须遮护,倘被著叶,必致损坏,极大阵雨,亦宜篾蓬遮护,淫雨不止,移向廊檐避之,不可入屋,须透风也。

  蕊被鼠伤,列于花之劫,若花多罩少,宜用枸桔叶满铺架上,然后置盆或以沿盆口挂小铃数枚,或于架上盆旁,置饭粒糕饼之类,俱可免其残伤。

  凡花愈好,其根愈嫩,太干太湿,易致受伤,严寒更须留意,人谓好花难复,不知调护失宜,此亦养花之通病也。

  蕙花短干下,有膏一点,直同仙露明珠,往往为蚁所逐,又有一种蜘蛛食之,使花顿少精神,最要留心防护,又有自乾者,其花不能开足。

  蕙花新开花,并宜早落,久则夺力,致来年不能发花,兰于开足后五六日,蕙候顶花舒放,即须剪下,但好花不能久驻,未免快怅于心,随用旧瓶养之,转可得十余日清赏,明袁宏道著《瓶史》内有浴花一法,以北方沙土扑案而然,若蕙兰入瓶,宜频频而浴之,则久而能芳。

  剪花用剪尖入土中着根处剪之,随用干细泥掺入。

  花奴云:“蕙花过于肥湿,则生虱,色黑者,在叶面及近根处,色白者散布叶背,久则其叶或从根折断,或干萎而绉,急须用指轻轻刮去,将竹签裹以新棉,蘸水调麻油涂之,则不复生,若晒花,瘦花无此患#p#分页标题#e#也”。

  杂说

  花之宜:

  和风、旭日、幽居、美人、同心共赏、名士清谈。

  花之劫:

  醉客翻盆、鼠子咬蕊、簪带在丑女头上,培养在俗子手中。

  花之器:

  床以安之、房以护之、筒以溉之、架以荫之、罩以饰之、牌以记之。

  花之忌:

  市侩铺排索价,俗人妄加品题,烟喷炉逼,酒触香侵,摆设衙斋,图利转卖。

  花之助:

  名茶数瓯,清歌一曲,壁上挂宋元书画,庭栽潇洒松筠。

  花之用:

  膏可代饮,香用助茶,蕙素花阴干能催生,建叶治虚人肺(一作肝)气。

  按王仲遵花史左编,亦列花之宜忌等说,皆泛指各花,未免华而不实,此则专为兰言,非窃取也。

  或谓水仙与兰为夫妇二花,水仙为妇,兰为夫。(见说部薛撩事)

  兰叶光长,有花红白,俗呼为燕尾香,煮水浴,可疗风。(海录碑事,按此即香草也)

  挂兰,浙之温台山中岩壑隅(一作深)处,悬根而生,故人取之,以竹箬为络,挂之树底,不土而生,花微黄如兰而细,不可缺水,或云宜以冷茶灌之。(见花史)

  风兰,种小如兰,枝干短而劲,类瓦花,不用沙土,取竹篮盛贮其大窠,悬有露无日光之处,朝夕洒水,三四月中开小白花,将萎转色,黄白相间,或云宜以冷茶沃之,或云用妇人髻铁丝盛之,而以头发衬之,则花盛。又云此兰能催生,将分娩,挂于房中为妙。(见花史)按挂兰即风兰。(见群芳谱)

  (以上二花史,即探群芳而作衍文,且分挂兰,风兰为二,殊欠考核,姑录此者,从其详耳。)

  箬兰,叶似箬,花紫,形似兰,而无香,四月开,与石榴同时,大都产海岛深谷中,羊山马迹诸山,亦有之,性喜阴,宜春雨时种。(见群芳谱)

  晋罗含字君章,桂阳莱阳人也,致仕还家,阶庭忽兰菊丛生,人以为德行之感焉。(普书文苑传)

  霍定与友生游曲江,以千金募人窃贵候亭榭中兰花插帽,兼自持往罗绮丛中卖之,士女争买,抛掷金钱。(曲江春宴录)

  千步之内,必有芳兰。(见说苑)

  武帝目谢览芳兰,为之充体。(见梁书)

  家语与善人处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则与之俱化,又兰为王者香,不与众草伍。

  凡兰皆有一滴露珠,在花蕊间,谓之兰膏,不啻沆瀣,多取则损花。(见群芳谱)

  兰花向午发香,建兰叶喜人,则将色鲜。(见花录)

  窃兰为名:

  玉兰、泽兰、树兰、木兰、真珠兰、赛兰。

  地以兰名:

  兰皋、兰若、兰亭、兰泽。

  人以兰名:

  郑穆公名兰,苏蕙字若兰,杜兰香,秦若兰。

  兰以色名:

  金兰、朱兰、珠兰(即树兰之一种)、青兰花(见太白诗)。

  以上约举之,若夸多斗靡作类书抄胥非立说之意。

  瓯兰,一名报春先,多生南浙阴谷岩壑间,叶细而长,四时常青,秋发蕊,冬尽春初开花,有紫茎、青茎、玉茎者,一茎一花,其紫花黄心,白花紫心者,酷似建兰,而香尤甚,盆种之,清芬可供一月,故江南以兰为香祖,若欲移植,必须带土为墩,方能常盛。(见花镜)

  群芳谱云,杭兰花紫白者,名荪,出法华山,朱兰花开似兰,色如渥丹,叶润而柔荑,粤种也,树兰木生,其香与兰等,伊兰出蜀中,名赛兰香,树如茉莉,花小如金栗,香特馥烈,戴之,香闻十步,经日不散。(俱见群芳谱)

  猗兰操,兰之猗猗,扬扬其香,不采而佩,于兰何伤。

  说文曰兰香草也;离骚曰纫秋兰以为佩;又曰秋兰兮蘼芜;又曰疏石兰兮为芳;玉逸注兰香疏布也;易曰,同心之言,其臭如兰;礼记曰,妇人佩悦或赐之范兰,则受而献诸舅姑;家语曰,芝兰生于深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,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穷困而改节;文子曰,日月欲明,浮云盖之,丛兰欲发,秋风败之;孙卿子曰,民之好我,芬芳树兰。(见花史)

  草木疏曰,兰为王者香,其茎叶皆似泽兰,广长节,节中赤,高四五尺,藏之书中,辟蠹鱼,故古有兰省芸阁;群芳谱云,蕙一名薰草,一名黄零香,即今零陵香也,兰草即泽兰,今所为乃兰花,古之幽兰也,题咏家多用兰蕙而迷其实,又云,兰为世重久矣,今世重建兰,北方尤为雅致,间得一本,置之书屋爱惜郑重,即拱璧不啻也,及详阅载藉,乃知今所崇尚,皆非灵均九畹故物。

  遁斋闲览云,楚辞所咏香草,曰兰荪、曰萤、曰药、曰葛、曰芷、曰荃、曰蕙、曰薰、曰蘼芜,曰江篱、曰牡若、曰杜蘅、曰揭车、曰留美之类,释者但一切谓之香草而已,如兰之一物,或以为都梁香,或以为泽兰,或以为猗兰草,今当以泽兰为正,山中又有一种如大叶麦门冬者,春开花极香,此则名幽兰,非真兰也,荪则今人新谓石苍蒲者,菹、药、薷、芷,虽有四名,止是一物,今所谓白芷是也,蕙即零陵香,一名薰,蘼芜即芎营苗也,一名江篱,杜若即山姜也,杜蘅今人呼为马蹄香,惟荃与揭车,留荑,终莫能识,余他日当偏求其本,列植栏槛间,以为楚香亭。

  楚辞辨谬云,今按本草新言之兰,虽末之识,然而云似泽兰,则今处处有之,蕙则自为零陵香,尤不难识,其与人家所种叶类茅而花有二种,如黄色者皆不相似,大抵古立所谓香草,必其花叶皆香,而燥湿不变,故可刈而为佩,若今之所谓兰蕙,则其花虽香,而叶乃无气,其香虽美,而质弱易萎,皆非可刈而佩者也。

  曾见四季兰,花叶稍觉细小,香亦逊于兰,惟四时有花,近年所出。

  洋兰,虽花叶壮茂,绝无韵致,且有臭无香,不堪赏玩,其培养与山兰同法,而差喜肥。

  近日吴门风气,花市佣卖之徒,于行家买原篓,零星拆卖,一遇稍可把玩之花,即视为奇货,如有出色者,妄立名目,索价甚昂,或有数筒至数十筒,花价之丰啬,全视子叶之多寡,若有一定焉。

  新花时得出色者,有等好事之人,即于客处种花家关说,名曰花蚂蚁。

  古人于兰蕙,不过形于篇咏间,有好者藉以娱目悦心,适一时之性而已;今则合志同方,甚而互相标榜,每年春二三月间为花之会,贤遇竞逐,雅俗共赏,岂物之盛衰有时,抑亦风会使然,不仅争传十里香耶。

  蕙花植盆,惟得大块,亦须根叶好者,次年方得有花,今市中拣花壳根叶相似者,并作大块,甚有将断蕊插入者,有将小块纽作大提,壳色不等,每提十余箭者名曰立花,有将“小蕊箝下,视花瓣阔狭,并心之与否者,不知素花可见,而瓣甚难凭,种种作伪心劳,不可不知前列花之助一条,约举未能详尽,兹复重言申之,良田爱护之至,一往而深览者,当不以为用情太过,厌其言之反覆也”。

  上一段杨本作花之肥者用竹刀刮去心中之红色,再以硫磺薰之,变作素花,次日即萎,现粉红色,种种作伪人心叵测。

  花朝时,胪列各花上品名种,集然前陈,在观者目不暇击,良属快事,但旁窥竟同列肆,故花不在多,而在好,又必傍加衬托,俾好花益见精神,凡与兰花同时开者,有梅花、水仙,与蕙同时开花者有白桃、踯躅,取其色之雅度,以瓶供,或以盆栽于室中,位置得宜,犹画家烘染之意,此以花衬花法也,至于瘦竹数竿,幽怀拔俗,灵芝三秀,逸气凝仙,方兹朗润清华,藉以映带左右,凡在无花之品,更宜留意,此皆天然清供,人能取之,尽使幽芳不致岑寂耳。

  附花草之可与兰蕙并植者,再录滋养之法,于条之下:

  绿萼梅、玉蝶梅,插瓶宜腌猪肉汁。

  水仙花,插瓶宜清起泥,如栽时犯铁器,则不开花。

  千叶白碧桃瓶供须摘折处削尖,插于芋头或莱菔上,皆妙。

  杜鹃——名红踯躅,性喜阴而恶肥,每朝以河水浇之,置树荫下,则叶青翠,切忌粪水,宜浇豆汁。

  建竹,用瘦沙栽种,不可浇肥,五月十三日为竹醉日,八月初八日,及每月二十日,皆分盆移植,竹枝插瓶,瓶底须加泥一撮。

  灵芝,黄紫二色者,山中常有,坚实芳香,叩之有声,初采者,用箩盛饭甑上蒸熟,晒干,藏之不坏须将锡作管套根,插水瓶中,则不朽,上盆亦用此法。

  菖蒲,盆种者,用金钱,虎须,香苗三种,性喜阴湿,畏尘垢油腻,尤畏热手抚摩,宜用棉卷小杖,时挹其叶,霜降须藏密室,或以缺缸盖之,不见风雪,至春始出外,岁久不分,细密可爱,种诀云:“添水不换水,见天不见日,宜剪不宜分,浸根不浸叶”,又云:“春迟出,夏不惜,秋水深,冬密藏”。

  黄山松一名千岁松,产于天目山,性喜燥,又宜向阴背日,不令见肥,则不见长大。

  虎刺,产萧山者佳,畏日喜阴,忌粪水,并人口中热气,宜浇梅水及冷茶。

  黄杨,枝丛叶繁,四时常青,可供盆玩。

  ●《第一香笔记》卷之四 引证附录

  山谷记云:兰似君子,蕙似大夫,大概山林十蕙而一兰也,离骚曰:既滋兰之九畹,又树蕙之百亩,则知楚人轻蕙而贵兰矣。兰蕙丛生,莳以砂石则茂,沃以汤茗则芳,是所同也,至其二于一花而香有余者兰也,一干五七花而香不足者蕙也,余居保安僧舍,开牖于东西,西养蕙而东养兰,观者必问其故,故著邱愚山作牡丹志,引众花为辅,而不及兰蕙,可谓见(识)浅陋,抑以张景修十二花客,以兰为幽客。

  勾践种兰渚山,即王右军兰亭是也,今会稽山甚盛,余姚县西南并江有浦,亦产兰,其地曰兰墅洲,自建兰盛行,不复齿及,移入吴越辄凋,有善藏者,售之辄高其价,而香终少。(见越绝书)

  浙江兰溪县,兰阴山多兰蕙。

  武义菊妃山,多兰菊。

  湖北蕲州,有兰溪,其侧多兰。

  南昌府宁州内有石室,北多兰苗。

  兰江在澧州又名佩浦,地多兰蕙,叙州府石门山,产兰凡数种,又名兰山。兰山在蜀叙州,兰生于深林。(以上见图经及群芳谱及花史唐龙朔年,改秘书省曰兰台,秘书郎曰省郎。(见花史)

  东坡云:清泉寺在蕲水郭门外,二里许,有逸少洗笔泉,水极甘,下临兰溪,水西流,故其词有“山下兰芽短浸溪”之句。颜师古兰赋,怪奇卉之灵德,禀国香于自然,洒嘉言而擅美,拟贞操以称贤,咏秀质于楚赋,腾芳声于汉篇。(群芳谱)

  王凤洲作张应文续兰谱序云,南中花木,意亦不大好之,顾犹好兰,而不甚晓其事,与所以滋培之理;友人有见贻者,至冬辄萎败,亦任之而已,今从张处见谱,稍得其事与理矣。(群芳谱)

  方宇作兰馨传云,姓兰名馨,字汝清,号无知子,始祖国香,草姓也,其传颇委曲有致,兹不备录。

  群芳谱云,紫茎赤节,苞生柔荑,叶绿如麦门冬,而劲健特起,四时常青,光润可爱,一荑一花,花生茎端,黄绿色,中间瓣上有细紫点。幽芳清远,馥郁袭衣,弥日不歇,常开春于初,虽冰霜之后,高深自如,故江南以兰为香祖,又云,兰无偶,称为第一香。

  楚辞言,兰蕙者不一,诸释家俱为香草,而非今所尚之兰蕙,窃谓如兰畹蕙晦,汜兰转蕙,蕙蒸兰藉,以及蕙华曾敷曾重也,言兰必及蕙,连类并举,则为今之兰蕙无疑,不然香草甚多,类及者,何不别易他名,而犹眷着于此,惟骚人撷秀扬芳,爱其幽贞,不禁言之反复,其他蒙茸芳草,不过偶一及之,若遁斋、荩臣诸说,未可据为定评矣。

  汪切庵本草注云,山兰为花中之上品,古今评者,列之梅菊之前,至于纫佩;为骚人诧兴之辞,即引制芰荷以为衣,集芙蓉以为裳,以证今之兰蕙,未尝不可纫佩,其说亦是,故并录之。

  按旧说有春兰秋兰之名,或谓至秋复芳者,以今考之,兰芳于春,名副其实,蕙继之,开至立夏而止,尝名夏兰,至于建花入夏而开至秋尚茂,则当名秋兰,如此则诸兰之名目,可以定也。

  汗漫录#p#分页标题#e#载,摩诘贮兰蕙,用黄磁斗,养以绮石,累年弥盛,诗云:“婆娑靖节窗,彷佛灵均佩。”其视屈子所言之兰,非若后人之以非兰名兰明矣。

  再按九歌,春兰秋菊并称,上文有传葩代舞之句,紫阳集注谓,春祠以兰,秋祠以菊,即所传之葩也,如此犹得指为香草,而谓非今所尚之兰耶。

  欧阳公洛阳牡丹记云,至牡丹则不名,直日花,其意谓天下真花独牡丹,其名之著,不假,曰牡丹而可知也,其爱重之如此,吾于兰蕙亦云。

  荆楚岁时记,大寒三信,瑞香、兰花、山矾,所谓二十四番花信是也。

  钱塘田艺蘅,大书粉牌悬花间,有名花犹美人,可玩不可亵之语,真能爱护者矣,今所用花牌,插于盆内,将花之名目书之,并记栽种年月,庶花多者,得有稽考,不致混淆矣。

  古人如彭译好菊,濂溪爱莲,白香山养竹,有记宋广平梅花作赋,下此则牡丹谱,芍药谱,梅竹谱,菊花谱,灵芝谱,建花谱,各有专家,至于兰蕙,自唐宋历朝诸名士之见于歌咏者甚多,独无专谱行世,则此游戏之作,或未免于好事欤。

  李太白诗有云,“若无清风生,香气为谁发”。喻人有引进之意,然已失兰之品矣,不如刘梦得,“兰在幽林亦自芳”之句,巧占身份,至杨诚斋之“建碧缤缤叶,斑红浅浅芳”,真可谓味同嚼腊。

  附录

  花史左编建兰三法

  盆内先以粗碗覆之于底,次用浮炭铺一层,然后用泥薄铺炭田上栽之,糁泥壅根如法,不可以手捺实,使根不舒畅,叶不发长,花亦不繁茂矣,干湿依时,用水浇灌,盆下有窘,不可着泥地,恐蚯蚓、蝼蚁,入孔伤花根,故盆须架起,令风从孔进透气为佳。(栽法)

  须九月节气,方可分栽,分时用手擘不开,将竹刀挑剔泥松,不可拔伤根本,十月时候,花已胎朵,不可分种,若见霜雪大寒,尤不可分,否则必至损花。(分法)

  或河水,池塘水或积雨水,或皮屑鱼腥水都佳,犹不可用井水,以性冷故也,灌时须四面匀灌,不可从上浇下,以致坏叶,四月有梅雨不必浇,五至八月,须早五更或日末浇一番,黄昏深夜,再浇一番,又须看花干湿,湿则不必浇,恐过湿伤根也,叶黄用苦茶灌之。(浇法)

  用肥之时,尝俟沙土干湿,遇晚方始浇灌,俟浇以清水碗许浇之,使肥腻之物,得以下渍其根,自无勾蔓逆上,散乱盘盆之患,更能预以瓮缸之属,储蓄雨水,积久色绿者,间或灌之,其叶勃然挺秀,跃然争茂,盈台簇槛,列翠罗青,纵无花开,亦见雅洁。(见群芳谱)

  王敬美云:建兰盛于五月,其性畏风、畏寒、畏鼠、畏蚓、畏蚁,其根甜,为蚁所逐,养花者当以水奁隔之,不令得入,予近作一屋于竹林南,外施两重草席,坎地令稍深,贮兰于其上,无风有好日,开门曝之,所蓄二三十盆,无不盛花者,其种亦多,玉枕为第一,白干而花上出者,次四季,次金棱边,名曰兰,其实皆蕙也,闽产为佳,赣州产者价当减半。(藏兰)

  浇建兰用雨水、河水、皮屑水、鱼腥水、鸡鸭毛水、浴汤水、夏用皂角水、豆汁水,秋用炉灰清水,最忌井水。

  忽然叶生白点,谓之兰虱,用竹针轻轻剔去,如不尽,用鱼腥水,或煮蚌汤,频洒之,即灭,或研蒜和水、新毛笔蘸洗去,如盆内有蚓,用小便浇出,移蚓他处,旋以清水解之,如有蚁,用腥骨或肉,引而弃之。(同上二则俱群芳谱)

  建兰产自福建,花之名目甚多,或以形色,或以地理,或以姓氏得名,若年久苗盛盈盆,至秋分后,可分种。

  如梅雨连朝,则水太多,一遇烈日,热蒸则根必烂,须移至阴处。(花镜)

  燕居清赏(一)

  此专论建兰(上海本作花),凡栽兰蕙亦可以采取,其字句有未妥者已删改之。

  天不言而四时行;百物生,盖岁分四时,生六气,合四时而言之,则二十四气以成岁功,故凡在穹壤者,皆物也,不以草木之微,使之各遂其性者,惟在乎人之乘气候而生全者也,夫春为青帝回驭,阳气风和日暖;蛰雷一震,土脉融畅,万汇丛生,其气有不可得而掩者,是以圣人之仁,顺天地以养万物,必欲使万物得遂其本性而后已,人之于兰亦然,故为台太高则冲阳,太低则隐风,前宜面南,后宜背北,盖欲通南薰而障北吹也,地不必广,广则有日,亦不可狭,狭则蔽气,右宜近林,左宜近野,欲引东日而被西阳,夏遇炎烈,则荫之,冬逢寒冷则曝之,下沙欲疏,疏则久雨不能淫,上沙欲濡,濡则酷日不能燥,至于插引叶之架,平护根之沙,防蚯蚓之伤,禁蝼皑之穴去其莠草,除其丝网,助其新蓖,剪其败叶,此则爱养之法也,其余一切窠虫族类,皆能蠹害,并宜除之,所以封植灌溉之法,详载于后。(天下爱养)

  凡草木之生长,亦犹人焉,何则,人亦天地之一物耳,闲居暇日,优游逸豫,饭食得宜,泰然自适,以兰言之,一盆盈满,自非六七载培植,莫能至此,皆由人爱养之念不替,灌溉之功愈久,故根与壤合,然后森郁雄健,敷畅繁宣,盖有得之自然而者,合焉欲分而拆之,是裂其根菱,易其沙土,况或灌溉之失时,爱养之乖宜,又何异于人之饥饱无节,则燥湿干之,邪气乘间入其营卫,致不免于侵损,所谓向之寒暑适宜,肥瘦得时者,此岂一朝一夕之所能,仍其旧哉,故必于寒露之后,立冬之前分之,盖取万物归根之候,而其叶则苍根则老故也,或者于此时分一盆吴兰,吝其盆之端正,不忍击碎,因剔土而根已伤,暨三年培养,犹至困惫,于今深以为戒,欲分其兰,须碎其盆,然后逐蓖莱取出积年腐芦头,每三篦作一盆,盆底先用沙填之,即以三篦蘖互相枕藉,使新篦在外,作三方向,却随其花性之肥瘦,用沙土徙而种之,盆面以少许瘦沙复之,以新汲水一勺,以定其根,更有收沙晒沙之法,此又分兰之至要者,预于未分前半月,取土筛去瓦砾,曝令干燥,或欲施肥,则污泥沙可用,使粪夹和晒之,俟干复湿,如此十度,视其极燥,更须筛净,随意用之,盖沙乃多年流聚,杂居阴湿之地,久晒得阳气,兰之骤尔分拆失性,假阳气助之,则来年丛篦自长,与旧比肩,此其效也。苟不知收晒之宜,用彼积掩之沙,或掸披曝,必至羸弱而叶黄者有之,不发者有之,积有日月,不知体察,其失愈甚,及其已觉,方始涤根易沙,加意调护,其能复不亦后乎,抑不知其果能否?如其稍可全活,又几何时而获遂其本质耶,故深为爱惜之,特为之言曰,与其既损于后而欲复全其生意,宁若于未分之前,而预全其生意,岂不省力。(坚性封植)

  夫兰自沙土出者,各有品类,然亦因其土地之宜,而生长之,故地有肥瘠,或沙黄土赤而瘠,或沙濡土润而肥,有居山之巅,山之冈,或近水,或附石,随地而产之,要在度其性之何如、耳,不可谓其无肥瘦也。苟不能别白,何者当肥,何者当瘦,强出己见,混而肥之,则好膏腴者,因而得其所养,花则转而繁,叶则雄而健,所谓好瘦者,有不因肥而腐败,吾未之信也,一阳生于子,菱甲潜明,我则注而灌之,使蕴诸中者,稍或强壮,迨夫萌英进沙,高未及寸许,使从而灌之,则蕺然而卓簪,暨南薰之时,长养万物,又从而喷润之,则修然而高,郁然而秀,若精于感通者也,秋八月之交,矫阳方炽,根叶失水,欲老而黄,此时当灌鱼肉水,或秽腐之水浇之,过时之外,合用之物,随时灌注,使之畅茂,亦以防秋风肃杀之患,故其叶弱,拳拳然抽出,至冬至而极,夫人分兰之次年,不发花者,盖由泄其气,则叶不长尔,凡于善于养花,切须爱其叶,叶耸则不虑其花不发耳。(灌溉得宜)

  燕居清赏(二)

  予尝谓凡天下山川,于人踪所不至之地,山坳石潭,斜谷幽窦,又不知几何,其间多迈古之修竹,矗立之危杉,云烟覆护,溪涧盘旋,薜荔蔽道,阳晖不烛,冷然泉声,磊乎万状,堤圮之异,则所产之多,人所识之,篾如也。倏然经采于樵牧之手,见者骇然,识者从而得之,则必携持登高岗,涉长途,欣然不惮其劳,中心之所好者,不能以历险而置之也,其地近城百里,浅小去处,亦有数品可取,何必求诸深山穷谷,每论及此,往往启识者有不韪之诮,毋乃地迩而气殊,叶萎花蠹,不能培植之三昧者耶,是故花有深紫,有浅紫,有深红,有淡红,与夫黄、白、绿、碧、鱼鱿、金棱边等品,必各因其地气所钟而然,故随其本质而产之耶,抑由皇穹储精,景星庆云,随光遇物而流形者也,噫!万物散殊,亦天地造化施生之功,岂予可得而轻议哉,窃尝私合品第而数之,谓花有多寡,叶有强弱,此固因其所赋而然也,夫惟人力不到,则多者从而寡之,强者又从而弱之,使夫人何以知兰之高下,其不误人者几希,呜呼!兰不能自异,而人异之耳,如必执一定之见,以品藻之,则有淡然之性在,然人均一心,心均一见,眼力所至,非可诬也。故紫花以陈梦良,吴兰、潘花为上品,中品则赵十四、何兰、大张青、蒲统领、陈八斜、淳盐粮,下品则许景初、石门红、小张青、萧仲和、何首座、林仲孔、庄观成外,则金棱边为紫花奇品之冠也。白花则济老、灶山、施花、李通判、蕙知客,马大同为上品,所谓郑少举、黄八兄、周染为次品,下品夕阳红、云峤、朱花、观堂主、青蒲、名弟、弱脚、王小娘是也,赵花又为品外奇。

  陈梦良,色紫,每干十二萼,花头极大,为紫花之冠,花三片,尾如带,微青,宜用无瘦沙种,清水及冷茶浇,稍肥即烂,最难培养。

  吴兰,色紫,十五萼,干紫荚红,得所养则岐而生,叶高大,苍劲可爱,花头差大,性不喜太肥。

  潘花,色深紫,十五萼,干紫,圆匝齐整,疏密得宜,花叶差小于吴兰,峭直雄健,众莫能及,其色特深。(以上二种俱要赤沙泥种)

  赵十四,色紫,十五萼,初萌甚红,开若晚霞。亦名赵师傅。

  何兰,紫色,中红,有十四萼,花头倒压,不甚绿。

  大张青,茎青,花大,性喜肥,宜半月一浇。

  蒲统领,花之中品,喜肥,宜半月一浇。

  陈八斜,花亦稍大,与大张青相类。

  淳盐粮,宜粗赤沙种。

  许景初,花不过九萼。

  石门红,荚红,茎紫,花亦楚楚可观。

  小张青,花青,茎紫。

  萧仲和,庄观成皆花之下品,喜肥,宜沙土种,何首座、孔俱常品也。(以上数种喜肥用沙土种)

  金棱边,色深紫,十二萼,色如吴花,张干差小,叶亦劲健,自尖处各一线许,直下至叶中,映日如金线,性喜肥,用黄粗沙,更添些少赤砂泥种。

  济老,色白,十二萼,标致不凡,如淡妆西子,不染一尘,叶似施花,高一二寸,又名一线红,用粪浇泥晒干,兼以草鞋屑围种,最喜肥浇。

  灶山,十五萼,色如碧玉,花枝开展,昂然向上,每生并蒂,花干最碧,叶绿而瘦,一名绿衣郎。

  叶大施,花起剑脊最长,真花中上品,惜不甚劲直。(种法同济老)

  李通判,白色,十五萼,峭特雅淡,泡露迎风,宜轻肥。

  惠知客,色白,十五萼,赋质清癯,团簇齐整,花荚淡紫,片尾凝黄,叶虽绿茂,但亦柔弱,种用粗砂和泥,夹粪则盛。

  马大同,色碧而绿,有十二萼,花头微大。间有向上者,中多微晕,叶肥厚,花干劲直。亦名五晕绿。

  郑少举,色白,十四萼,莹然孤洁,叶修而散,有数种,于花之多少,叶之软硬分高下,白花中能生者,无出于此,其花姿质可爱,可谓花中翘楚,草鞋铺四围种之,累试甚佳,大凡用轻松泥亦可。

  黄八兄,色白,十二萼,干弱不能支花,以杖扶之,须浇肥。

  周染,色白,十二萼,与郑花无异,但干短弱耳,用沟中黑沙泥和粪种之则茂。(以上俱白色)

  夕阳红,八萼花片尖有凝红色,如夕阳返照。

  云峤,以地名也,花只常品。

  朱花,花茎俱红,短叶婀娜,一千九蕊,乃粤种也。

  观堂主,花白,七萼,花聚如簇,叶不甚高。

  青浦,叶虽阔,而花只五六萼。

  名第,色白,有五六萼,叶最柔软,新叶长旧叶随换,人不爱重。

  弱脚,一干一花,色绿,花大如鹰爪,入腊方开,薰可爱。

  王小娘,花只六萼,叶亦瘦弱,惟色白耳,黄殿讲,一名碧#p#分页标题#e#玉,干花色微黄,十五萼,并合干而生,有二十五萼,干虽高而实瘦,叶虽劲而实柔,亦花中上品也。

  仙霞,花似潘种,因产自仙霞岭故名,一云潘氏于仙霞得之也。

  鱼鱿兰,十二萼;沉水中无影,叶颇劲绿,此白兰之奇品也,须山下流沙和粪种之,一云兰质莹洁,不须以秽腻浇之。

  都梁,紫茎绿花,产自都梁县西小山,以地名也。

  玉整花,叶修长而瘦,其色莹洁,可爱,白花之最能生者,用粪壤及河砂种之,盖以红土良,一云即郑少举。

  四季兰,叶长,干青微紫,花白质紫纹,自夏至秋,相继而开,冬亦偶花,不如夏秋之盛。

  右(上)谱序所列次下花品,论形质处,阙略颇多,兹采入记中,将以传信,特为如次,补辑,至叙中有未载者,复增列数品于后纵使尚论难凭,何必妄加删削,惟是东吴南闽,道阻且长,未得身亲目睹,考核详明,第于谱中摘存品目,以备参观,遐心闽峤,实未知果有此花否也,至于近今携贩至苏者,不过白花一二及鱼鱿,大叶白,大青等十数种而已,作者语焉不详,述者择焉不精,名曰附录,未堪据为实录也。

  砚渔识

  是记锓版以公同好,随拟续刻兰人记事二卷,补遗二卷,并花貌相,一一开明,以便续刻补入编中。

  第一香笔记

收缩